十二之天贰原创武侠小说第十九回:师徒

VR干货

柳逸杨挟持罗动去换取常啸天的妻子,却不知常啸天正有个巨大的阴谋等待着他,究竟常啸天目的何在,罗动命运如何?

《十二之天贰》原创小说第十九回:
  十八年来,从读书写字到习剑练武,从一个牙牙学语的娃儿,到今日的神剑门下第一剑,柳逸杨名义上的师父,是神剑门主段慕云,但其实养他长大,教他用剑的,都是眼前这人,神剑门下十三分舵之一,蓬莱舵主吴人敌。
  他抱回柳逸杨这个孤儿时,还正值壮年,可没想到如今柳逸杨长大成人,他已是垂垂老矣,他看着柳逸杨的双眼,满是失望与失落。
  罗动看不出这白发老头的功夫深浅,不过他光看柳逸杨惨白的脸孔,也知道大事不妙,常啸天这招,就怕是一针见血,踩中柳逸杨软肋了。
  “师父……”柳逸杨敢把神剑门主当狗来打,可不敢对吴人敌有半分不敬。
  他头一低,罗动就猜今天八成没戏,现在只能盼老乌龟常啸天解决对手以后,不要过河拆桥,杀人灭口了。
  “哼!我没你这样的徒弟,把我教你的剑术,都给我还来!”吴人敌显然还不知道,常啸天这次请他过来,就是想拿他来当枪来,腰间长剑一抽,就想上来找这不肖弟子拼命。
  只是,走没两步,已经给人拦了下来。
  “吴舵主还请息怒,这里是我朱雀坛地盘,没道理让外人出手,更何况,他手上还挟持着少门主,我们可不能轻举妄动!”
  这声音阴阳怪气,听着讨厌,人又带着个七彩面具,看的碍眼,不是常啸天还会是谁。
  罗动看到他亲自出马,便猜这撒网捕鱼,也差不多该到收网的时刻了,他甚至能猜到,接下来应该就是由常夫人出马,等乱了柳逸杨的心神后,再将他一举成擒。
  柳逸杨这人武功高绝,如果能将他除去,对魔门不啻是好事一桩。
  “来人,让夫人过来一趟!”
  就如罗动所料,当常夫人现身的时候,柳逸杨还算平静的心湖,终于给扰的不得安宁。
   “晓月妳怎么了!”
  第一次碰到这女人的时候,罗动只听见她的声音,从那慵懒妩媚的声线,罗动直觉这女人是个祸水,倾城红颜向来是害人祸水。
  但现在亲眼看到了,罗动只能说他的直觉有点错误,这女人不但是祸水,还是一沾即死的那种。
  就是常啸天的手下,在看到主子女人的时候,眼珠子里都是那种无法遏止的贪婪。
  她雪白的脖颈上,有几道刺眼的伤口,每走一步,娥眉便紧蹙一分,好似受了极大痛楚,又不敢声张一样,这一切叫人看着心疼,可隐隐约约,却又挑动着每个人的神经。
  怒发冲冠为红颜,南宫晓月,就是这种,能让人甘心替她献上生命,只为博她一笑的女人。
  她眼里含泪的模样,让柳逸杨握着剑柄的的手,不自觉颤抖了起来。
  连手都在抖了,怎么有办法使的好剑,柳逸杨死定了!罗动暗自摇头,紧盯着常啸天的一举一动。
  照说,常啸天接下来就该骂几句“贱女人”“狗男女”,把柳逸杨气的七窍生烟后,再大喊一声”关门放狗﹂,然后众人一拥而上,解决这小子才对。
  不过,罗动等了半天,没等到常啸天动手,却等到一句……
  “放下少门主,这女人你带走。”
  常啸天没有出手?就在柳逸杨将全副精神都放在女人身上,甚至连剑都忘了拿的时候,常啸天还是没有出手!
  他这淡淡的一句,让罗动心里响起了一个声音,罗动突然发现,他好像误会了什么。
  常啸天想要的江山,是属于他的江山,而不是魔门的江山,除去一个正道高手,对他来说,什么好处都拿不到……
  他定是另有打算!
  罗动绞尽脑汁,仔细回想着几天前那个晚上,常啸天的一言一行,正要想出个头绪,柳逸杨的声音已在身边响起。
  “不行,你还要写下休书,还晓月一个自由之身!”
  “柳逸杨!”“兔崽子!”
  叫骂声此起彼落,就连罗动都没想到,这人居然如此大胆,可回头一想,柳逸杨若不这么做,又怎么会被人叫痴。
  果然,常夫人一看左右叫嚣,突然面露胆怯,开口便说道:“柳郎,我们快走吧,只要能跟你一起离开,奴家便心满意足了,身分名位,算不得什么的。”
  这话不知是在求他,还是在激他,总之柳逸杨一听,脑门立刻像充了血,胸膛一挺便说:“不行,常啸天,这休书你写是不写!”
  手上加了几分力,罗动脖上一冷,已给剑尖抵住,周围众人见状,不由嚷的更急,整个城守府里,只有两个人没有开口叫骂。
  一个是吴人敌,他本来不信自己教出来的弟子,会堕落到这副德行,可眼见为凭,如今的他,正抓着满头白发,两眼通红的望着柳逸杨。
  另一个,则是常啸天。
  他静默了半晌后,终于开口说道:“好……从今尔后,南宫晓月不再是我常啸天的妻子,这话从我口中说出,等同休书,留下少门主,你们俩现在马上离开!”
  罗动看的很仔细,他万分佩服这一对夫妻,男的可以整日都带个面具,而那女的,竟然也一样!
  这女人的戏演的很好,脸上表情从激动讶异到欢欣雀跃,一点都不像是假的,她从脸部表情到肢体动作,都在散发着一种喜悦,一种终于能脱离火坑,从此与情郎双宿双栖的喜悦。
  可惜,都是假的。
  罗动很会察言观色,做特务的,都得会察言观色才行,他们看人说话的时候,会特别注意人的瞳孔收缩,眉角变化,从人的心跳呼吸,体温变动,可以感觉的出来,这人是不是在说谎。
  他感觉的出来,这女人的心里其实一点起伏都没有。
  这分明是他们夫妻俩安排好的戏码,准备好的局,罗动看到这里,突然什么都明白了,常啸天想杀的人,不是柳逸杨!
  柳逸杨不过是常啸天的棋子,等着要替他顶缸的,至于顶什么缸,罗动看了看吴人敌,又看了看自己,只有长叹一声。
  借刀杀人,栽赃嫁祸,常啸天的算盘,打的很精啊!
  罗动一低头,耳边就传来了柳逸杨的声音:“厉公子,逸杨这次得罪了,日后逸杨若能侥幸不死,再来与公子谢罪吧!”
  话才说完,罗动突然觉得背后一松,转头一看,两条人影已消失在视线之中:“想谢罪,等咱们俩都到黄泉路上的时候再谢吧!”
  这戏一演完,罗动也是时候闭幕落场,安心上路了。
  果然,常啸天连给他说两句的机会都没有,抢在众人之前,一上来便抓着他两手说道:“啸天无能,连累少门主受惊,您可有什么地方被那恶人伤着了?”
  这话说的是关心备至,可与他的动作却全不搭嘎,庞然巨力从常啸天手上传来,掐着罗动腕上动脉,罗动气血一滞,险些就要昏倒,可他知道,若他就这样闭上眼去,恐怕这辈子就再也醒不过来。
  紧要关头,罗动突然一句话冲出了口,直接送进了常啸天耳里:“坛主深谋远虑,可惜棋差一着,你若不想功亏一馈,最好先别动手……”
  话音落地,罗动终于支撑不住,眼前一黑已是昏了过去,留下的,只有挂着面具,看不出是何表情的常啸天。
  愣了好半晌后,常啸天才转过了头,对着左右喊道:“来人,还不快扶少门主回去歇息,还有,赶紧去把邪放长老给我找来!”